传TikTok正谈判避免全面出售美国业务


《华尔街日报》称,据知情人士透露,流行短视频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与美国政府进行数月谈判,希望避免全面出售美国业务,为此甚至可能涉及公司重组。

知情人士说,自从中国政府采取措施以来,微软等公司收购TikTok美国业务变得更加复杂。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TikTok出售其美国业务,否则将在美国禁止它。

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目前面临多个选择,但都没有最终敲定,出售TikTok仍有可能即使没有全面出售,结果也可能涉及TikTok的某种重组。

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希望有一家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的业务,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可以缓解他的担忧。字节跳动始终在探索各种选择,包括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与沃尔玛联手)或甲骨文。

使谈判变得更加复杂的问题在于,TikTok出售是否囊括其至关重要的算法。熟悉竞标者的人士表示,如果没有该算法,TikTok平台的吸引力就会大大降低。在此之前,TikTok是否会被出售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TikTok在8月下旬提起诉讼,挑战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即如果找不到买家,TikTok将在美国被禁止。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总统首次提出此类禁令的想法之前,美国政府曾考虑采取行动,要求该应用保护其在美国收集的数据。这些潜在的限制可能会成为政府预计很快就会实施的新规定的一部分,该规定旨在执行特朗普去年签署的另一项行政命令,该命令最初针对的是华为以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公司。

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在提出替代方案的理由时,试图向特朗普政府表明,关闭TikTok也有风险,因为这款应用的主要用户倾向于青少年,可能会影响特朗普竞选连任。上周,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通用大西洋(General Atlantic)和Coatue Management等TikTok主要投资者的代表曾与CIA官员会面,讨论数据安全问题。(小小)

专家:TikTok算法非独一无二 但买家等不及自己开发

消息人士称,如若无法获得推荐算法,迅速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交易“不太可能发生”。虽然很多专家并不认为字节跳动的推荐算法独一无二,但用户以及投资者可能不想等待开发新算法。

2018年当字节跳动收购卡拉OK应用Musical.ly并重新打造成TikTok时,业内普遍认为这只是另一款面向美国青少年的普通短视频应用。

如今TikTok是全球下载量最大的应用,其受欢迎程度是如此之高,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关注的焦点。

此前美国政府要求字节跳动剥离TikTok美国业务。Musical.ly或许让字节跳动在美国市场找到了一个立足点,而让TikTok业务腾飞的是字节跳动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该系统能够根据用户的兴趣和活动提供经过筛选的相关内容。

自2012年成立以来,字节跳动一直是内容推荐系统的支持者,并在旗下今日头条等其他产品上广泛采用这种算法。根据字节跳动在6月份透露的信息,TikTok在开发推荐算法时主要考量了三个因素:

用户在应用程序上的互动,比如喜欢某个视频或关注某个账号;

感兴趣的内容包括什么——在短视频中就是诸如音乐和主题标签等信息;

以及用户所处的环境,诸如语言偏好、国家和地区设置以及设备类型。

与此同时,TikTok应用还会推送一些用户直接感兴趣之外的视频内容。

消息人士称,如若无法获得推荐算法,迅速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交易“不太可能发生”。

为什么这个算法如此重要呢?是因为别人无法模仿吗?

在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并将其与TikTok合并之后,其将推荐算法引入平台,显著提高了用户在应用上所花费的时间。产品专家尤金·卫(Eugene Wei)在他的个人博客上表示,这种变化“很微妙”。

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去年,Android手机平台上的TikTok用户总共在这款应用上花费了680亿小时,是前一年的3倍多。根据字节跳动在8月底对美国政府提起的法律诉讼,截至2020年6月,TikTok在美国市场的月活跃用户接近9200万,是2018年1月的8倍多。

根据市场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TikTok是世界上下载量最大的非游戏类应用,获得了超过5.96亿的安装量,其中还不包括抖音。

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教授、人工智能专家黄锦辉表示,虽然TikTok使用的基本算法与其他科技公司应用程序中的算法相似,但每家公司都会在人工智能引擎中添加特殊功能,从而有所不同。

黄锦辉并不认为TikTok的人工智能引擎有什么独到之处。他表示,基于新用户数据为TikTok打造一个全新的推荐系统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但失去现有工具将对TikTok目前估值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这项技术只有在算法和用户数据都运行良好的情况下才有效。字节跳动的应用之所以在竞争中拥有优势,部分原因在于它们的用户数据。”科技博主郝佩强说。他曾是一名软件工程师,现在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黄锦辉称,一些用户以及投资者可能不想等待开发新算法。他说,“你不能等着TikTok团队重新开发算法,因为TikTok已经非常流行了。”“这就像你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因为技术问题而停播……我认为用户不会接受这种情况。”

“对于微软和沃尔玛这样的竞标者来说,他们想要收购这个应用程序,并让它立即正常运行,”黄锦辉说。“但如果他们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让它运转良好,或许他们就不会再想买了。

Tiktok如果没有自家推荐系统就不可能存在,但这并不完全意味着这个系统有什么特别之处,”相关领域研究专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副教授朱利安·麦考利(Julian McAuley)说。

“推荐系统的早期采用者还有电子商务公司。例如,亚马逊使用推荐技术已经有近20年的时间了,但早期的系统只是涉及简单的商品与商品相似度匹配,而不是基于机器学习的任何东西,”麦考利说。

“20世纪头十年中,Netflix也是推荐技术的一大推动力量,并在2006年设立了Netflix Prize算法大赛,在学术界也引发了有关推荐技术的兴趣和研究,”麦考利说。

然而,在现代智能手机时代,推荐技术被批评存在所谓的“信息茧房”问题,即用户会将自己关在助长自身偏见的内容中,拒绝所有与自己世界观不符的信息,从而阻碍人们认识真实的世界。

麦考利说:“公司希望优化用户参与度指标。它们不希望注入多样化或更平衡的内容,因为这样做会损害他们的关键指标。”他补充说,公司没有动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生活在一个对首选信息需求空前旺盛的时代。”(辰辰)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